我的故里有幼绿的青栀 我生于水底 冒死来见你

吴澄坐在马路牙子上,一张脸哭的稀里哗啦,妆花了一半儿,晕开的眼线张牙舞爪,像个小鬼。
她穿了条破牛仔裤,膝盖开了个大洞,莹白的膝盖骨上有色彩斑澜的刺青。她手里攥着盒皱巴巴的烟,手指间有夹着一根。
彭泽元骑着自行车过去,直觉她眼熟,又逆行折回去,一叠声对着行人抱歉。他稳稳当当停在吴澄面前,路灯给他打上一层暧昧的光。
“吴澄,你现在就这个境地?”

“长大是人必经的溃烂。”赵云澜看着沈巍,一字一句地说。他点了根烟,烟气袅袅,绕过他的脸。
沈巍很想笑,他几乎都能想到赵云澜搜肠刮肚才想出这句名言,但他还是隔着那烟雾遥遥望着赵云澜的眼。
他突然想起他和赵云澜真的已经相识许久,他们都经历溃烂的历程,也几乎都被细胞的生长变成了另外一个人。
赵云澜以前也在人情世故上通透的要命,但好像和现在又不大一样。他以前不怎么疲惫,现在许是不再年少,常常生出一种疲累来。
沈巍也好像变了,他曾经不精于和人打交道,让他跟数据泡一天都比让他跟别人叨叨来的好一些。现在他不得不担起重任,将赵云澜护在身后,便也开始与人交往起来。
他似乎愣神愣了太久,久到赵云澜都等不及,伸手晃了晃他的眼...

今天终于和女朋友配好了眼镜。

【巍澜】热潮

阅前预警:
ABO设定,双A双A双A,不喜一定要点叉叉好咩!!
赵云澜信息素原型是卤蛋的摩洛哥热风ʕ •ᴥ•ʔ
这只是个试阅!试阅!当个片段好啦。
OOC属于我,不喜欢请批评我=(

有私设


如果你都看完了,那么请看正文吧XD

赵云澜醒的时候,被那股极强烈浓郁的Alpha信息素激的险些吐出来。
他后颈的腺体疼痛极了,甚至在他动脖子时,都能感受到自那块小小的皮肉直扎他大脑的濡湿。
赵云澜是数一数二的Alpha,五感敏锐,他几乎能清楚地判断,湿答答的感觉来自血液——他自己的。而那股信息素的味道,令他残存的血液都凉透了——
那是沈巍的信息素。

这玩意儿他太熟了,沈巍分化的时候就是他守在跟前,除了沈巍,他就...

白宇也太甜了吧…就完全是学长级别惹!!!是暗恋的人没错了

滚滚洪流里,他如同一颗星子,被裹挟着逆流而上。
他所依傍的,是那条宽阔汹涌的大河。

谭家木闭眼躺在高高的野草丛中,鼻尖萦绕的都是自己腹部伤口弥漫的血腥味儿。他猜想着罗星和顾海已经走远了,远远地离开了,才用尽最后一点力气发了信号弹。一瞬间夜空被点亮,连那月亮都被掩盖住了。他脱力一样,放下了手,他迷迷糊糊地想,想起顾海亲他时硝烟的味道,想起顾海向他坦白时尖尖的虎牙,想起顾海曾许诺他,要带他一起去吃锅包肉。吃不到了,他想,他们再见到的时候,就注定要争出个生死来了。他看着信号弹的尾巴消失在天际,任命一样闭上了眼。

谭家木感受生命一点点流逝,突然觉得这么死了,也挺好。
至少不用再看见那个混账了,也不用再因为任何立场而动摇了。就这么死在这里,与那些夹杂着血气硝烟的过往彻底告别。

在那个月夜,谭...

谭家木坐在树桩上,仰起头,对着雨林挨挨挤挤的树荫发呆。顾顺背着枪,脸上有伤,“你以后要去哪里。”

“我也在想,我能去哪里呢。”

“回国吧,我们一起。”

谭家木没有立刻回答顾顺,只是盯着他看。他的眼睛圆极了,明亮却又湿润,是热带雨林气候。当顾顺几乎以为他要拒绝自己时,他听到轻轻一句:
“好。”

被人哄,有人爱的感觉太好了。
之前喜欢人、爱人,好像把最好的自己都当作灯芯一样点燃了,明晃晃的火光落在他眼里却只是烟头零星的红;如果不中意一个人,我们每个人都是冷漠的屠夫。
人人都享有成为屠夫的机会,人人也都是逆来顺受的羔羊。

你爱着他,他的每一丝变化都逃不开你的眼——哪怕只是他手上多添了一道疤;他忽略你,你的每一个闪光的瞬间都招人嫌恶。

写什么,怎么写都是写手朋友的自由。
白嫖的就没必要指手画脚了吧?

© 纠葛一生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