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故里有幼绿的青栀 我生于水底 冒死来见你

楼诚 肉 演员楼X摄影师诚 甜】途中

夕沉下 的飞鸟 影子多细长
夜宿在 某山口 雾气湿衣裳


许是一眼万年。
尽管是在孟浪糜烂的地方遇到他,那人依旧是脊背挺直,干净的笑,与一切隔绝。那人指尖的兰州正在燃烧,火苗吞噬了卷烟的纸,终究成了落灰,旋转着落到地上。嘈杂的音乐在脑中剧烈的爆炸,他被震的有些难受,开始怀念在荒野上蹦跑时清冽的味道和耳边呼啸的风声。那人像是他镜头里最沉郁的一座雕像,却在笑意嵌在脸上,笑纹漫在眼角,唇绷成一字时,温暖的不像话。
那人好像瘦了些,比最初他给那人拍摄封面时更显凌厉。锋利的脸颊线条流畅,像是古时画家笔下那细长的弧度。自己现在像是个窥探他人的变态,他自嘲地想,又给自己点上一根烟。忽明忽暗的火光映在满载洋酒的杯壁上,被吞噬的一干二净。那人好像看见了他,朝他挥挥手,并报以一个儒雅的笑。
在业内名气极大的摄影师偷偷咽了口口水,在踌躇片刻,像是鼓起了巨大的勇气,端起低矮的玻璃酒杯,朝那人走去。那人身边没有女伴,他仿佛已经嗅到了那人身上清淡的男士香水的味道。主体香调悸动着雪松温暖干燥,如午后阳光般的气息,后续的茉莉香气又给那人添了几分温文尔雅,细闻似乎还有少许的广藿香气,凑在一起,仿佛是那大地树木被染为褐色,广阔天空依旧沉浸在盛夏的时节。


那人先开口,声线一如既往的好听,“今天阿诚怎么有时间来参加明台这臭小子的party了,我记得之前没见过你。”明诚笑了笑,对这位气场揉杂了温柔与凛冽的影帝又加了条新的印象:一针见血。他顿了顿,顺着明楼的话开口。“先生说笑了,我之前来的时候,并没有看见过先生。先生的通告是圈子内数一数二的多,可能是哪次没有来,或者是错开了罢了。”
明楼点点头,眼底映着晃动的酒液,瞳中的褐色仿佛格外易碎,他拿出烟点上,又询问明诚是否也要一根。明诚皱了皱眉头,大胆地把手压到了明楼的手上,明楼看着明诚那双纤长的手,不解地挑眉。明诚心虚地清清嗓子,“我刚才在那儿看见先生已经抽了一根了,烟这种东西,多了伤身。”明楼像是很愉悦的样子,连带着声音也染出几分悦然,“没想到阿诚这么注意我。”
明诚的颊有些烧红,但他想在club里昏暗的灯光里明楼看不出什么来。他夹过明楼的烟,用手指掐灭,妄图用生理的痛苦去使自己清醒,他看明楼的神色有些暗,执了他的手指放到唇边,轻轻吹了口凉气,手的感受连带着酥麻传到明诚的心上。
他想,自己刚才并没有捻灭烟,反倒更助燃情欲的火花蔓延在他和明楼之间,烫的吓人,也暧昧的将周边空间烧出来了欲望的味道。


下面👇
不老歌:http://bulaoge.cn/topic.blg?tuid=112416&tid=3145226#Content
贴吧: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4301951766


食肉愉快vvv周末快乐。

评论(4)
热度(78)

© 纠葛一生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