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故里有幼绿的青栀 我生于水底 冒死来见你

楼诚 娱乐圈AU 长篇 高甜有肉】爱久见人心|08(上)

前文见:#楼诚·爱久见人心#

中午明诚也没敢在外面吃,还有不少负有盛名的前辈在组里吃简单的盒饭,他自己一个初出茅庐的孩子,这么不知礼数丢的也是明家的脸。他卸完妆就去找明楼,却看见明楼早舒舒服服地躺在了梁仲春身后五六米的软椅上,旁边的小桌子摆着两份饭。他走过去,人高马大地挡住明楼,明楼感觉有片阴影,便皱着眉睁眼,却看见明诚的身影。他微微压了压下巴,“坐,吃饭。”

明诚却没心思搭理他,而是向正看监视器的梁仲春问了声好,梁仲春挺受用,拉他看了看刚才的片子,又顺带着夸了夸明诚的演技。“阿诚啊,这第一条戏就拍这么好,我倒是不担心后面的戏了。下午拍的就是许一霖正式和荣石相见了,你词儿怎么样?”

明诚一直挂着笑,没有伏低做小,也没有阿谀奉承,明家教出来的谦卑和优雅一丝一毫都镌刻到骨子里。他听了梁仲春的话,唇角噙着笑,“我想应该没什么问题,都说和明楼先生对戏词儿不好是会被骂的,我也不敢敷衍。”梁仲春笑得眼角细纹都皱在一块,他越看明诚越觉得这人气质出挑,若不是没听他说和明楼有关系,他倒真以为二人是亲兄弟。“那就好。明楼刚刚那段戏没词,下午那场戏就考验你了,可别被明楼压了气场,他那个眼神啊,吃镜头吃得厉害。”明诚点点头,就坐到了明楼旁边。

明楼掰了双筷子递给明诚,唇绷成一字,明诚看他就笑,“哟,这谁让助理跑到市中心买的榛子酥?真是有时间烧的。”明楼剜他一眼,作势要拿,明诚连忙夺走盒子,明楼又递给他一盒饭,明诚原本以为是剧组的盒饭,恹恹地不愿意拿,又扫了眼袋子,发现竟是他最喜欢吃的那家粥店的外卖,惊喜地看着明楼,明楼也是伸手揉揉他的头发。

“不给导演一份?”明诚问明楼,明楼则是斜了他一眼,“就买了两份,要不你就把你那份儿给导演。”明诚不说话,拆了包装就开始吃。明楼看他扁嘴的样子,又开口:“这是大姐的意思,她已经买了不少给演员和工作人员了,能没有导演的份儿吗。赶紧吃吧,一会儿粥凉了。”



午饭过后就是正式的拍摄,明诚也早就换了服装。对襟的长衫,就那么坐在后台妆奁的前面,有小厮来寻他,开口第一句就是“许老板哟,可算是找着您了。”许一霖斜挑眉,慢条斯理儿地收拾摊开的胭脂,“这是怎的了,慌里慌张的,莫不是老板卷着钱都颠儿了?”那小厮腆着脸,嗫嚅着才说出句话,“热河的荣老板刚才看了您的戏,想让您去见他一面。”

许一霖收完了东西,又噙着笑,“这有什么的,告诉他,我换完衣服便去。”那小厮也是个乖觉的,猫着带上了门儿。许一霖从那枣木柜子里拿了自己来时穿的那件暗色西装——这西装崭新,是许一霖去铺子里量着身掐着腰间订的。不少上流的纨绔都喜欢听他唱戏,也少不了些钱入账,所以许一霖过的可比其他戏子优渥。理平衣领,许一霖换了鞋就出了后台。

到了前面就看见那人,他想那人想必也看见了他,笑着点头。头发理得利索,只是那皮毛大氅和指尖的红宝石戒指落了俗气,许一霖不着痕迹地皱了眉。明诚在演时心脏如擂鼓,只怕自己那一点不好使效果变的不好,而气场也就有些弱。监视器前梁仲春开始拿纸巾擦汗,好在明楼还敛着,否则镜头早被他吃的一干二净。

明楼所饰演的荣石看见许一霖走过来,笑意微妙,“许老板在台上就是佳人,卸了妆,也是极好看的。”许一霖暗自腹诽,“荣老板过誉了。我本就是吃这碗饭的,谈不上佳人一说。”听他这话,荣石也照收不误。“呵!若许老板谈不上佳人,那这全北平城的戏子不都得一个个貌如东施了,嗯?”

“咔!”明诚有些迷惑的看像梁仲春,梁仲春走上前,“阿诚,你的镜头完全被压制了,你再拿出些不卑不亢,不然这戏根本没法儿拍下去。”明诚垂下眼,低低地应了声。





我要疯了。果然笔力弱的人不能写这种。TT

评论(10)
热度(122)

© 纠葛一生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