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故里有幼绿的青栀 我生于水底 冒死来见你

楼诚 娱乐圈AU 高甜有肉 长篇】爱久见人心|08(下)

上文见tag:楼诚·爱久见人心



明诚有些懊恼,指甲狠狠掐在掌心里,留下一个半月型的痕迹,下唇咬得都失了色。梁仲春又让明诚回去重来,明诚乖巧地点点头,又折了回去。“二场二次,action!”随着话音落下,明诚便开始了再一次演绎。

梁仲春对他这段很满意,甚至觉得无可挑剔,但他仍喊了咔。明诚这回却是完全不知道为什么,梁仲春没说什么,只说让重来。明诚也就一头雾水地不断重复,却次次被打断,饶是梁仲春那样的脾气,也有些生气了。他叹了口气,“阿诚,你怎么一直不在状态呢?”明诚垂着头,脊背却仍直直的,明楼也走过来,他没多说,只是吐出四个字。“太过用力。”梁仲春赞许地看着明楼,又拍了拍明诚的肩。

“一个演员最好的戏不在于他多么过度地挥洒感情,在于收放自如。你还小,又没受过科班教育,不理解实属正常。”明诚仿佛被针刺了一下般,他去年高考没有报表演系,中规中矩的报了明楼想让他去的系别,如今又办了休学来演戏,当真是戳到了他的痛处。他恳求梁仲春再给他一次机会,梁仲春有些生气,但明诚的态度实在好,他吹胡子瞪眼半天也是硬邦邦地丢了句:“再来一次,演不好就别演了。”

明诚深吸一口气,回了一开始的后台,又找管道具的师傅要了根烟,点上了火,便舒舒服服地倚在了软椅上。妆镜映着他的脸,烟气弥漫,看不清他的五官。又是那小厮跌跌撞撞的进来,他斜睨了眼,语气是十成十的慵懒,“又不是老板卷着钱都跑了,这么着急,慌里慌张地像什么样子。”那小厮说明了来意,他叼着烟,笑得妖气,含含糊糊地应下来,“不就是个财大气粗的来寻我吗,让他等着,我换身儿行头。”他就在镜头前换了那套西装,朦朦胧胧间只看见他瘦的惊人,腰是佳人般的盈盈一握,换上那套西装后更添几分俊逸,说是景城根儿底下的纨绔子弟都有人信。

他的脊背线条流畅,绷直了走过来,镜头仿佛都由他掌控,梁仲春总算是笑了笑,又开始担心起来。明楼看着走过来的明诚,叹了声自家弟弟的天赋,若无两人的关系,他也是要赞声后生可畏的。接下来的词儿走的顺畅,明诚所饰的许一霖听了荣石那意味不明的气声,眼皮儿翻了翻,笑起来,“荣老板阔气,见过的美人儿也多。我许一霖不过是个戏子,说出来净是骂贱的坏名声。都说戏子无情,荣老板以为呢?”

明楼看着弟弟,那台词里透出来的自嘲与对荣石的挪揄配上明诚那张清秀的脸,糅合起来正当有几分许一霖的劲儿,他笑声朗朗,眼角的笑纹都皱在一起,“你这就是自降了。”许一霖眉头蹙起来,却没说出来点什么。明诚暗地里实在佩服大哥的演技,他又绞尽脑汁让镜头回归到自己这里,突然,他窜进荣石怀里,手指极暧昧地划过荣石裸露在外的皮肤,“想来荣老板不会笑一霖咯?”荣石比他更不在乎,又像是大哥的“回礼”,那人仗着身高优势揉了把他的头发,“何来笑你一说?”

“咔!”梁仲春心满意足地喊了咔,这明诚在挨骂后改了之前的错儿,牢牢地抓住他的镜头,演的活得很。他鼓励了鼓励明诚,小孩儿腼腆地笑,他又放了明楼明诚两人的假,准备开始拍其他配角的戏。

明诚回了化妆间。他和其他艺人一个妆间,现在其他人忙着工作,他一个人乖乖的让化妆师给他卸妆。明楼算了没人的时间,亲自去了明诚的化妆间。一开门就看见他在那儿啃苹果,走过去笑他,“好小子,学会在戏里引逗你大哥了?”明诚光顾着吃苹果,说话支支吾吾,含糊间尽是伪装,怕是只有他才知道他指尖触到大哥温暖皮肤时的感受。

怦然心动。






我差不多半个月没更。为了抱歉你们随意点梗吧。我能写就写。

评论(13)
热度(116)

© 纠葛一生 | Powered by LOFTER